• 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颁奖典礼举行 2019-08-21
  • 先生的这个跟帖,很有“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”。 2019-08-20
  • 安徽全力消除贫困户“零就业” 每年一次免费培训 2019-08-18
  • 乡贤们,台州发“英雄帖”了 2019-08-18
  • 张占斌 周跃辉:“九新”——新常态下的全面深化改革 2019-08-15
  • 天津港保税区开展大气污染精细化管理 2019-08-11
  • “洞若观火”说过头了,感觉并没有观到“火”。 2019-08-03
  • 什么是阶级?阶级是不同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所构成的等级差别(原创首发) 2019-08-03
  • [调皮]“谈判技巧”始终摆脱不了“被迫谈判”的尴尬! 2019-07-24
  • 我之所以要“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”,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,总是无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胡言乱语,你造谣造出来的“1+1=2”就... 2019-07-23
  • 你这种个体户都干不了的老蚕也配谈计划?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哦? 2019-07-23
  •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-07-19
  • 人民日报国内记者站机构编制的变迁 2019-07-05
  • 回复@海之宁:所以那时候跟着混的人很多!反正又不是自己的,搞好了也没啥好处,搞砸了也不会挨罚…… 2019-06-19
  • 赵雅芝联合“我·爱我 女性健康工程”为乳腺健康共发声 2019-06-19
  • 翻页   夜间
   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> 重生燃情年代 > 第569章 好舌头不如糙拳头

    3d三毛图库图字谜总汇:第569章 好舌头不如糙拳头

   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www.hmqk.net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//www.hmqk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      黄老板、白老板,这两个姓一出口,坐在沙发上的黄德龙神情立刻就是一变。

        但是这个‘变’,并不是被戳穿的把戏之后的紧张和尴尬窘迫,仅仅只是‘十分意外’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梁总这个话不能这么讲吧?!被频铝⑽⒆绷松硖?,不笑了,认真的说:“我做的这门生意,跟你们可不一样,用一些假名字,有什么不能理解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吃两家,也是可以理解的喽?”袁欣然在一边冷笑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难道你们买东西不需要货比三家?难道有一家谈不成,我就不谈第二家了?”黄德龙说的理直气壮,道:“你们的意思我明白,以为我是骗子是吧?!?br/>
    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梁一飞笑了笑,坐在他对面,说:“我刚和德森的宋总在一起吃完饭,不需要我把他叫来对质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梁总你这个话逻辑上就不对了。我想问一下,在宋总拒绝我之前,是不是只有他一家?你们是在他拒绝了我之后才入局的,这我不敢说就是我的功劳,但是不能证明我骗他吧?至于你们,今天拍卖发生了什么,我一清二楚,连那个拍卖师第三次落锤用了十几秒时间我都知道,结果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,德森就举牌了一次?加了一千万?”黄德龙说。

        “呦,这么说还真是我们欠你的喽?”袁欣然见他一副理直气壮振振有词的样子,鼻子都气歪了,杏眼圆瞪,说:“德森举牌一次是因为你们做工作了?看来真要把宋老板找来对质一下!”

        “袁小姐,做工作这三个字说起来简单,可是实际操作是很复杂的,我们动用了多少关系、影响力,您恐怕想象不到?!?br/>
        黄德龙把身体坐得笔直,用力的一挥手:“甚至我这么跟你们讲吧,工作做到位,连宋家都未必知道是我们在操作,但是我可以确保,他一定会迫于重重压力,不和你们竞争!这就是我们的能力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看了眼垂手站在一边的韩雷,微微冷笑了一声:“没有这点本事,我哪敢张口就要三千万?没点底牌,我也不会一个人来找您要钱?!?br/>
        “别跟他罗嗦,直接送派出所我找人给他判了!”袁欣然不耐烦的说。

        “袁小姐,这里是首都,首都有个好处,就是势力再大的人,都不可能一手遮天,因为这地界,牛逼人物太多了?!被频铝呛且恍?,说:“您要是愿意,现在就可以把我送进去,无非是过几天我再出来,派出所、看守所我也不是没有进去过?!?br/>
        袁欣然还准备再说什么,梁一飞挥了挥手,笑呵呵得说:“我们先搞清楚,你到底是黄老板,白老板,还是刘老板,要不然送过去连名字都不知道。是不是啊,刘大强?”

        梁一飞最后几个字,拖长了声音,表情戏谑。

        可听到这三个字,一直都显得很镇定的‘黄德龙’终于第一次流露出了有些慌张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不过,这个神色也仅仅是一闪而过。

        “梁总,厉害啊?!被频铝?,或者说是‘刘大强’比划了一个大拇指,说:“既然你查到了,我也不抵赖,我真名就叫刘大强?;幻帜?,也不完全是因为怕露底,这年头不都讲一个人靠衣装嘛,之前那个名字太土了,一听就觉得像锅炉工。不过梁总,您是怎么查到的???”

        “查也好查,你那辆跑车不算多见,车牌我也记得,找人查了查,是租赁公司的,去租赁公司花了点小钱,就找经办人调出了记录?!?br/>
        梁一飞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,认真的说:“刘老板,你这个纰漏出的也太大太不专业了吧,骗子嘛,也得下点本钱嘛?!?br/>
        “梁总我再次强调一下,我不是骗子!”刘大强似乎终于恼火了,豁然站起来,说:“这样吧,你要是真不相信,我请示一下,请我们大老总见你一面,这总没的说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梁一飞哈哈一笑,“现在想跑,怕是迟了吧?刚才问你话还没说呢,你是要在这里挨揍,还是去派出所?”

        说完,也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,直接对韩雷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大强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了,惊恐说:“你们要干嘛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整个人就被掐在了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你跟韩雷说一声,别真打出什么毛病来了,这是宾馆,实在不用弄个大箱子抬到郊区去?!?br/>
        套间外面这一间,袁欣然望着关闭的房间门,有些不太放心的说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梁一飞难得露出了比较凶残的一面,没有多讲道理摆事实,直接让韩雷在里面动手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韩雷是专业人士,逼供嘛方法多得是,保证让他只爽不伤?!绷阂环晌匏降哪闷鹆俗郎系目头坎康缁?,说:“搞了这么一遭,又有点饿了,我叫送几个菜进来吧?!?br/>
        “你心还真大?”袁欣然还是不太放心的看了看关着门的里面房间,低声说:“万一他背后真有人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从查到他租车开始,我就能确定,他背后没什么了不起的强力人物?!绷阂环山馐退担骸耙烧庵质?,第一是低调,没必要租个那么显眼的宝马,做生意靠的是一个脸面,越是开豪车,信任度越高,但是做他这样水面下的生意恰恰相反,一定要低调;二来嘛,你看他熟门熟路的样子,肯定不是第一次了,如果真的有背后老板,有必要租车嘛,我们这一单他就敢要三千万,买辆能拿出手的奔驰奥迪不是什么大钱吧?!?br/>
        袁欣然有点不理解,如果是没人,他怎么能准确无误的‘预言’结果?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点。

        “等结果吧,这号人我以前在监狱里见多了,论嘴皮子功夫,我都未必讲的过他,最怕的就是真要命,他们是不要脸的,真遇到要命的关头,什么都肯说。这就叫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骗子怕滚刀肉,脑子好的怕不要命的。行了,我们先叫点东西吃?!?br/>
        梁一飞坐牢的时候,这样的人不在少数,典型没法好好讲话的,你就是把所有证据都拿出来,给他逼到墙角里,他还是能讲出一大堆来狡辩,对付这样的人,靠讲道理摆事实是不行的,直接暴打一顿就老实了,立刻承认错误。

        说着,还真打了个电话,去客房部订餐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不到20分钟,就有服务员送餐来,梁一飞今天喝那个鸡汤喝的有点嘴馋,也定了一份,没想到拿起宾馆里的尝了尝,立刻就觉得味道实在不咋滴。

        “差距真这么大?这好歹也是五星宾馆的大厨?!敝辶酥迕纪?,把汤放到一边。

        袁欣然看了看时间,说:“怎么到现在还没结果?不会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房间门打开了,韩雷穿了件领口敞开的衬衫从里面走出来,一手还拖着刘大强。

        也没见这个刘大强身上有伤有血,可是整个人已经显得半死不活了,脸上眼泪鼻涕一大把。

        “闻出来了?”梁一飞问。

        韩雷点点头,把刘大强朝地毯上一丢,说:“自己说给老板听,再装死狗,我把刚才那些再来一遍?!?br/>
        一秒前还死狗瘫在地上哼哼的刘大强顿时‘活了过来’,完全没有了刚才镇定自若谈笑风生的样子,想都不想就跪在地毯上给梁一飞磕头。

        “梁总梁总我错了,我真错了!我真没恶意,就是想混两小钱花花!”

        袁欣然看他这个样子,顿时火冒三丈,上去就是用高跟鞋一脚踹他肩膀上,恼火的说:“三千万还一点小钱?!”

        刘大强被踹的嗷一声,滚了个跟头,顺势远离了袁欣然和韩雷,爬起来躲到梁一飞一侧,哭丧着脸说:“那对梁老板来说,就是一点儿小钱嘛。我要是说三百万的生意,他都不会跟我谈?!?br/>
        “你骗他三千万,还是要怪他有钱喽?”袁欣然瞪大了眼睛,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,刘大强,你皮又痒了是吧?”梁一飞斜斜的瞟了他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梁老板,是我太贪心了!我有罪我有罪!”刘大强赶紧说。

        袁欣然哭笑不得,很无语的说:“还真是你说的,讲道理不行,非要动手,真贱啊?!?br/>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都怪我都怪我?!绷醮笄棵Σ坏呐庑?。

        “说说吧,什么情况都是?!绷阂环傻懔酥а?,不急不慢的问。

        说穿了,倒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这个刘大强就是个社会上的小混混,不过靠的不是欺行霸市凶神恶煞,而是靠骗。

        他是本地人,自然对本地的信息了解的更加全一切,由于天天在社会上混,和有些部门的基层职工也常打交道,属于那种‘百事通’。

        没什么真本事,但是人头熟,各方面的信息都能打听点,也能找到门路搭上话。

        搁在解放前,这样的人就叫做‘拉纤的’,高端点就是‘说和平事的’,用现代话来说,就是‘中介’,只不过卖得不是房子汽车。利用资源和信息不对等,帮双方搭线,从中赚好处肥,遇到不懂行的棒槌肥羊,也顺手宰一把。

        即便在梁一飞穿越之前,首都和沪市,尤其是首都这种山头众多的政治经济中心,依旧活跃着一大批这样的人。

        这次,他还真有点过得硬的关系,他小舅子在昌平工作,专门负责这次拍卖事宜,说的好听点,是个主任,说白了,就是个直接干活的。

        两家的信息,想法,打算,都是从这位小舅子那得到的,包括后来宋元新不准备竞标,也是因为宋元新和这位小舅子暗中打了招呼。

        “这还真是……”袁欣然听完之后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揉揉额头,问梁一飞:“怎么处理???”
    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  • 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颁奖典礼举行 2019-08-21
  • 先生的这个跟帖,很有“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”。 2019-08-20
  • 安徽全力消除贫困户“零就业” 每年一次免费培训 2019-08-18
  • 乡贤们,台州发“英雄帖”了 2019-08-18
  • 张占斌 周跃辉:“九新”——新常态下的全面深化改革 2019-08-15
  • 天津港保税区开展大气污染精细化管理 2019-08-11
  • “洞若观火”说过头了,感觉并没有观到“火”。 2019-08-03
  • 什么是阶级?阶级是不同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所构成的等级差别(原创首发) 2019-08-03
  • [调皮]“谈判技巧”始终摆脱不了“被迫谈判”的尴尬! 2019-07-24
  • 我之所以要“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”,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,总是无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胡言乱语,你造谣造出来的“1+1=2”就... 2019-07-23
  • 你这种个体户都干不了的老蚕也配谈计划?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哦? 2019-07-23
  •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-07-19
  • 人民日报国内记者站机构编制的变迁 2019-07-05
  • 回复@海之宁:所以那时候跟着混的人很多!反正又不是自己的,搞好了也没啥好处,搞砸了也不会挨罚…… 2019-06-19
  • 赵雅芝联合“我·爱我 女性健康工程”为乳腺健康共发声 2019-06-19
  • 北京赛车pk10牛牛打法 福建快三中奖助手官方 河北时时彩怎么玩法 一肖中特死公式规律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 福彩3d投注器 计算器/足球让球胜平负玩法 swlc上海福彩 11选5顺口溜 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历史最大遗漏 nba亚盘技巧 十拿九稳双色球预测100 京东彩票合法吗 双色球擂台中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