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赏荷正当时!错过就要等明年 2019-06-12
  • 采用承载式车身 曝上汽大通全新SUV谍照 2019-06-07
  • 马晓野:中国质量监管体系面临信用危机 2019-06-07
  • 便捷安全 OPPO Find X或有望成为首款支持3D人脸识别的安卓手机 2019-06-06
  • 世界杯来了 电影大片也来了!《侏罗纪世界2》主打视觉冒险 2019-06-06
  •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-05-31
  • 河北大名县:把5700多贫困户“嵌入”9个产业 2019-05-21
  • 科学家发明新型鼻腔喷剂 两小时内治愈感冒 2019-05-21
  • 美商界高关税是对努力工作的美国人征税! 2019-05-11
  • 雷政富狱中发声:否认漏罪举报 不服原判正申诉 2019-05-11
  • 安徽贯彻十九大:振兴美丽乡村,造福乡里乡亲 2019-05-08
  • 专业相机不止单反 还有这十分亮骚的富士X-Pro2 2019-05-08
  • “我为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献计献策”br四川省直机关25家单位首批“金点子”出炉 2019-05-07
  • 银行放贷慢,购房者要付房企违约金吗 2019-05-07
  • 读出你的爱!市儿童公园父亲节亲子朗诵会等你来 2019-04-23
  • 翻页   夜间
   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> 我的姐姐重生了 > 155.第一百五十五章

   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www.hmqk.net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//www.hmqk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      虽然有了帮忙隐瞒的秘密,但林爱青和方谨言的关系并没有再往前进一步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本就是偏被动一些的性子, 虽然参加工作后改变了许多, 但方谨言好像比她更内向,两人几乎没有话题。

        好在齐教授家里别的没有, 书还是有的, 有农业相关, 也有法律相关, 林爱青借了本农书, 坐在沙发上就看起书来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能主动找事情做, 方谨言就自在许多了, 不然他真不知道怎么招待。

        屋里三个人, 一个看资料,一个看书, 方谨言闲着也是闲着, 也随手找了本书看起来, 等到齐教授买完菜回家,三人看书都入了神,愣是没发现她到家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家这个啊, 从小被他爸管得, 性子太安静了?!彼淙皇强?,但也没有干坐着的道理, 齐教授做饭的时候, 林爱青放下了书跟去帮忙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就笑, “男同志性格安静内敛比较好的, 太跳脱了不行,看上去没有担当?!?br/>
        齐教授说归说,听到林爱青夸自己儿子,还是很高兴的,她笑着点了点头,“也是,就是他这性子吧,我总担心他娶不上媳妇?!?br/>
        嘴巴太笨了,在女同志面前话都不怎么会说,就更别提哄人了,齐教授让林爱青要是有相熟的性格好的女同志,一定要给方谨言牵牵线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心说齐教授压根不用操这方面的心,嘴都亲上了,娶媳妇还远吗?

        心里是这样想,但说好了不说的,林爱青只微微点了点头,表示要是有不错的,肯定会帮忙。

        屋外方谨言看似在看书,其实注意力都在厨房里,齐教授和林爱青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屋里安静啊,方谨言都听了个真切。

        见林爱青没有说出去,方谨言表情方松下来,眉眼带上笑意。

        方庭长看完资料,回头扫了一眼,就见方谨言眼神是飘的,脸上带着笑意,注意力全在厨房那边。

        厨房那边?方庭长起身走到厨房,就见先前来家里的那女同志还在,正帮妻子准备晚饭,方庭长打量了林爱青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,虽然只见过两面,但这个女孩子很有礼貌,眼神干净又坚定,是个好孩子。

        结果晚上一问,方庭长才知道,林爱青居然已经结婚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谨言?不能吧!”齐教授问明白原因,也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转念一想,又觉得很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长得漂亮,知书达礼,确实很容易吸引到男同志的好感,方谨言性格再内向,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,她也没在家里说过林爱青已经结婚这事。

        “爱青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姑娘,可惜了?!逼虢淌诨雇上У?,难得儿子开窍,“先前我要公社还遇着个姑娘,也很不错,家里是沪市的,高知家庭,你也知道什么情况,小姑娘顾虑太多,也没成?!?br/>
        虽然各地程度不一样,但像齐教授家里这样幸运的,并不算多。

        越说越可惜,齐教授忍不住抱怨自己的丈夫来,嫌弃他话少不吭声,这点儿子随他,嫌弃他太严厉,把儿子管得性子跟女孩子似的安静……总而言之,都是方庭长的错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方庭长是真嘴笨,一肚子反驳的话到了嘴边,愣是张不开嘴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方教授就找机会,跟方谨言透露了,林爱青已经结了婚的消息,方谨言听着,虽然不明白他妈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,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看着儿子因为难过而有些呆滞,在她表情还在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,方教授长叹了一口气,也没敢再多说什么,更不敢把事情给戳破了,一是怕伤方谨言的心,二是怕伤了他的自尊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林爱青一点也不知道齐教授家里发生的事,县里的事,林爱青就更不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局里最近收到一封信,准确地来讲,是一封举报信,不过信的内容写得有些颠三倒四,完全与事实不符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胡编乱造,其中居然还有一条,是举报林爱青恶意插足他人感情的。

    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一封信,随便一句诬告就能把人拉下马夺了权的时候了,当然,不管什么时候,必要的调查是免不了的,之前是,现在也一样。

        也亏得张红强岳父那一系的人被拉下马来,他们就是以此起家的,不然要是两年前收到这信,林爱青就是不死也得剐成皮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爱青亲大姐写的?!蔽貉影脖唤泄慈啡锨榭?,一看那封信,就特别无语,“信上虽然没有邮寄地址,但这个邮戳是省城的,信纸也是棉纺厂的信纸?!?br/>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该说林卫红是有脑子还是没脑子,写信知道把笔迹写得难看,也知道要写名字,却不知道把信纸的上半截给裁剪掉,或者当初到县城,直接写好信,把信丢到门卫室里头。

        林卫红的情况,打从她在宿舍楼里被精神病医院的医生带走后,就已经传遍了各个单位,林爱青的领导也有所耳闻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叹了口气,把林卫红的情况又说了一遍,当初魏延安联系精神病院的时候,是找上级医院确定过情况的,林卫红确确实实是二院的病人。

        弄明白情况后,领导对此表示同情,也没什么好处理的,直接就把那封举报信交给了魏延安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这封信拖延,魏延安今天该去市里买火车票的,不过现在拿到信的时机倒也算好,林爱青不必直接面对,也省了不少伤心,就算回来后再听人说起,事情也已经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至于林卫红那里,魏延安打算好好替林爱青去讨个说法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到省城的时候,没有像约好的那样,直接去省局招待所找林爱青,而是直接去了棉纺厂。

        反正他下乡之前也在棉纺厂住过一阵子,熟门熟路,先是找到了林父,回到林家,魏延安坚持让闷在屋里的林卫红出来,四人在八仙桌边坐定后,魏延安把那封举报信拿了出来,交到了林父手里。

        看到信,林卫红脸色一白,这信是她精神不正常的时候写的,也是在她去望江公社找林爱青之前投到邮筒里的,她早忘了还有这事儿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林父把信接过来,今天女婿一回来,就这么郑重其事,林父心里还真有些打鼓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也不多说,只让林父自己看。

        林卫红其实想抢信来着的,但魏延安到了家里,林母担心她发病,挨着她坐着,紧紧地拽着她的两只手,林卫红根本就没法动弹。

        才开了个开头,林父脸色就变得极难看起来,虽然不敢置信,但他还是坚持着把信给看完了,看完后,林父抬眼看向林卫红,“这是你写的?”

        “爸,当时我脑子不太清楚,你知道的,爸……”林卫红本来想说谎不是,可魏延安目光凛冽地看着她,她心里莫名觉得有些怕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在林卫红的想像里,魏延安应该是个彬彬有礼,儒雅有风度的性子,看着眼前目光迫人的魏延安,林卫红觉得自己脑子里,那个太阳底下,和人说笑着走出家属院大门的魏延安在渐渐褪色。

        林父一掌拍在桌子上,怒吼道,“我就问这是不是你写的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林卫红回过神来,不吱声了,她脑筋难得转得飞快,琢磨着要怎么着才能把这事给糊弄过去。

        现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装疯了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先摆了摆手,“爸,您先别着急,信我能拿过来,说明没造成什么大的影响?!?br/>
        这里避着林爱青过来,魏延安可不是专门来气林父的,不然把林父气出个好歹来,林爱青不得跟他没完,他就是想让林父林母正视林卫红得病这件事,不要因为林卫红有病就有理,理所当然地委屈他媳妇。

        精神病不是林卫红肆无忌惮的资本。

        就像这次林爱青来省城开会这事,棉纺厂有公交车直接到农业局,坐车的时间也不长,住在家里还能省住宿费,可林爱青却有家不能回,住在招待所里,林爱青难道心里就不委屈吗?

        她委屈,她只是不说而已。

        现要林卫红病的时间还不长,林父林母还会自责会顾忌到林爱青的心情,等到时间长了,所有的退让难道就要变成理所当然吗?

        林父沉默下来,他懂魏延安的意思,但他也很难办,魏延安今天能来,就不是让林父发愁的,他早有打算。

        “送到京市去?”这时候林卫红已经回房间去了,林父林母对视一眼,神情都有些惊疑惑不定,林卫红就是放在眼前,他们都不见得放心,要送到京城去,谁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点头,他是被老头子丢到乡下来的,但不代表他跟别的朋友没有联系,安排一个林卫红还不在话下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爸妈不放心,妈可以陪着过去,也不是长住,就是治疗一段时间?!逼涫迪衷诟鞯氐木癫≡呵榭龆疾畈欢?,治疗手段都非常单一,主要还是以关为主,但京市到底和地方不一样,医生和用药方面,水平都比地方要高出不少。

        说到底,只有把林卫红的病治得差不多,能够正常生活,才算是真正把事情的源头给解决掉。

        如果林卫红一直是疯癫的状态,这事魏延安提都不会提,直接关到精神病院去就成了,冷血点地说句话,那是真的一劳永逸。

        关键林卫红这个间歇性,比较难办,完全治好魏延安也不抱这个希望,但肯定是要治的,至少要看着同正常人差不多,药物能够控制得住。

        “我觉得就挺好的?!崩罘锵梢丫驹诿趴谔擞幸徽笞恿?,她也不是故意偷听,就是正好撞上了,进不好退不得,就听了几嘴。

        跟在李凤仙身边的还有林家栋,他跑了个小短途回来,接到李凤仙,听说林爱青回家了,也没细问,就回了爸妈这边,正好他还带了些东西给父母。

        刚刚的话林家栋也听了,不过他和林父林母一样,多少会有些顾虑。

        李凤仙和林家栋没见到魏延安,进了门自然要先认识一下,等认识完,林家栋看了眼魏延安,下意识在屋里扫了一圈,“爱青呢?”

        听到林爱青回来就没住家里,而是住到招待所后,林家栋也沉默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林卫红这个情况,林爱青不住在家里自然是最好的,这是站在大局上想,可要站在林爱青的立场上想呢?

        事实上,林爱青自己都没有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想,她想的只是怎么不让父母为难,她即便心里难过,也一下就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今天来这么一出,就是因为只有他,站在林爱青的立场上,替林爱青觉得委屈。

        “爸,妈,今天这事爱青一点都不知道,是我的想法?!笔虑樗档较衷?,林父林母也没有质疑一句,是不是林爱青让他来的,魏延安心里还是很安慰的,不过该说明的还是得说明。

        林父林母点头,她们知道林爱青的性子,林爱青不会想这么多的,就算想了,也不会说出来让他们难办。

        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半会能下的,魏延安也没逼着林父林母立马做决定,而是说了一声,就去接林爱青去了。

        接到林爱青,还没等林爱青开口说话,魏延安就一股脑地把事情全给坦白了。

        “魏延安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林爱青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魏延安。

        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想,她确实很感激,可这不是在生逼她的父母吗?

        “你要真站在我的立场上想,为什么不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的父母想一想!”家里出了这样的事,最不好受的是谁,是林父林母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我住在外头,我爸妈心里能好受?他们心里就不自责吗?”

        回到省城的当天晚上,林爱青从齐教授家里出来,林父就拎着饭盒等在招待所楼下,就是怕她在招待所吃不好。

        前台的服务员说她不在,林父也没回去,就一直在楼下等着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过来的急,林父也没戴个帽子遮一下,看着林父花白的头发,林爱青才知道,上次林父去县城接林卫红,怕她担心,是特意染了头发才去的。

        林爱青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,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乱来!”

        魏延安猜到林爱青会生气,但他没想到林爱青会哭,他都蒙了,赶紧手忙脚乱地去给林爱青擦眼泪,林爱青避开了他,不让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?!蔽貉影哺辖舯ё×职?,不让她再躲,“对不起,爱青,我认真地同你道歉,你别生气,我回去也跟爸妈道歉?!?br/>
        等林爱青情绪稳定下来,魏延安才抵着她的脑袋道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,也不是太能理解,我从小没有父母,有些问题考虑得不周到?!?br/>
        “一家人不是那样计较的,要是一点委屈都不能受,这日子也不用过了?!绷职嗫尥晷睦镆埠檬芰诵矶?,那天见过林父后,她其实也一直憋着,有股情绪在心里不知道要怎么发泄。

        一个家里,只要大的原则问题不偏不倚,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,大家都是互相理解的。

        说到最后,林爱青叹了口气,“要真像你说的那样,一点委屈也不能受,迟早得把自己逼成我姐那样?!?br/>
        不是逼疯自己,就是把父母逼疯。

        其实林卫红以前也不是这样的,是后来突然改变的,所以至今,不光是林父林母,就是林爱青兄妹也都不明白,林卫红是如何把自己逼上这一步了。

        中午吃完饭,林爱青就领着魏延安去跟林父林母道歉了。

        “爸,妈,对不起?!蔽貉影部戳搜哿职?,郑重地同林父林母道歉,不过道歉归道歉,魏延安却不后悔今天的作为。

        至少信,他是一定要摆在林父林母面前的。

        林父摇了摇头,“没关系,你能这样替爱青着想,我跟爱青妈妈都很欣慰?!?br/>
        林卫红去京城的事,林父林母商量过后,也同意了下来,接下来就是要做林卫红的工作了,现在林卫红的精神状态好,你肯定不能把人绑着去,得做通思想工作才行。

        吃中饭的时候,林卫红没有出来,一直在屋里躺着,林母送饭进去,林卫红也没动。

        她听力现在虽然不大好,但也听到魏延安要把她送到京城的精神病院去的事。

        把她关到家里还不够?关到二院还不够?还要把她关到京城的大监狱里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去,我为什么要去?”林卫红压根就不听林母的劝,她心里想不通啊,魏延安为什么跟她想的样子完全不一样,就因为这辈子魏延安娶到了林爱青吗?

        可如果她不改变轨迹的话,林爱青是要嫁到方家去的,林爱青上辈子是有丈夫有孩子,有个很圆满的家庭的。

        林卫红拒绝沟通,林母也不敢说得太多,怕刺激了她,端了饭菜准备去厨房热一热,再端给林卫红吃。

        结果就一个转身的工夫,林卫红就又跑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林母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才下楼准备去找林父,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林卫红和魏延安。

        饭后林爱青回了农机局,魏延安跟她一起出门,去外头买了些东西,准备送到徐向阳家里去。

        毕竟得徐家照顾了两个月,下乡又是顾美芝托的关系,以前没回来也就算了,现在回来了,肯定要去徐家走动一下。

        顺便魏延安也打算把误会解除一下,他没兴趣当谁的私生子。

        在徐家也没有留多久,徐父不在家,家里只有顾美芝一个人在,魏延安放下东西,把话说清楚,就客客气气地告辞离开。

        然后下楼没走多远就被林卫红给拦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魏延安,林爱青不应该嫁给你的,她应该嫁给方谨言?!绷治篮炜醋盼貉影?,眼神有些癫狂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眉头一皱,觉得林卫红跟上午的状态不太一样。

        见魏延安没有反应,林卫红继续道,“真的,林爱青应该嫁给方谨言,你也认识的,齐教授是林爱青的婆婆才对,方谨言是她的儿子?!?br/>
        这话说得颠三倒四,魏延安眉头越皱越紧,他不介意一个疯子说的疯话,但他讨厌听到这样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腿……”说着,林卫红突然愣了一下,魏延安应该是个瘸腿才对。

        她上辈子是认错了人,可是她从别人那里听说的应该没错才是,姓魏的男知青,在公社工作的那个,事故中为了?;ぜ宀撇沉送?。

        林卫红看向魏延安,“你的腿为什么没有瘸?这不应该啊?!?br/>
        林母一跑过来,就听到了林卫红的话,当即就知道,林卫红这是发病了,“卫红,来,跟妈回家里去,咱们有话回去说?!?br/>
        林卫红哪里肯回去,而是执着地看着魏延安,“你应该瘸腿的,你为什么没瘸呢,林爱青应该嫁给方谨言的,她有丈夫有儿子的,为什么她上辈子抢了那么多好处,这辈子还要跟我抢呢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!”魏延安。

        居然还上辈子这辈子,看来真是疯得不轻。

        想到林卫红还能说出齐教授,魏延安有些心惊,林卫红怕是早就盯着林爱青了,就像之前的那封举报信,虽然各种乱写,但里头有些信息,却是对得上的。

        有些情况可能是林爱青跟家里写信,林卫红从中得知,但齐教授这事林卫红也知道,就有些不同寻常了。

        就算上次林卫红去了白滩坪找人,但别人总不能事无巨细跟林卫红说吧,提到齐教授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林卫红还知道齐教授的儿子叫方谨言?

        这点魏延安都不知道,原本魏延安以为林卫红是发疯瞎说,结果回到招待所一跟林爱青说起这事,才知道林卫红说的居然都是对的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我姐跟踪我?”林爱青不是很相信。

        现在联络手段单一,林爱青有几次回来,都没有联系家里的,林父林母都不知道,林卫红怎么可能知道。

        魏延安点头,“除了打听你的行踪跟踪你,我想不到别的可能,也不一定就是之前?!?br/>
        林爱青摇摇头,又点点头,她这次回来,确实是从大哥家里出来就去了齐教授家里,林卫红跟踪她倒也说得通,可她不至于没有一点感觉吧。

        再说了,林卫红跟踪她干什么?
    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  • 赏荷正当时!错过就要等明年 2019-06-12
  • 采用承载式车身 曝上汽大通全新SUV谍照 2019-06-07
  • 马晓野:中国质量监管体系面临信用危机 2019-06-07
  • 便捷安全 OPPO Find X或有望成为首款支持3D人脸识别的安卓手机 2019-06-06
  • 世界杯来了 电影大片也来了!《侏罗纪世界2》主打视觉冒险 2019-06-06
  •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-05-31
  • 河北大名县:把5700多贫困户“嵌入”9个产业 2019-05-21
  • 科学家发明新型鼻腔喷剂 两小时内治愈感冒 2019-05-21
  • 美商界高关税是对努力工作的美国人征税! 2019-05-11
  • 雷政富狱中发声:否认漏罪举报 不服原判正申诉 2019-05-11
  • 安徽贯彻十九大:振兴美丽乡村,造福乡里乡亲 2019-05-08
  • 专业相机不止单反 还有这十分亮骚的富士X-Pro2 2019-05-08
  • “我为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献计献策”br四川省直机关25家单位首批“金点子”出炉 2019-05-07
  • 银行放贷慢,购房者要付房企违约金吗 2019-05-07
  • 读出你的爱!市儿童公园父亲节亲子朗诵会等你来 2019-04-23